上述研究对于抑郁症这一重大疾病的机制做出了系统性的阐释,颠覆了以往抑郁症核心机制上流行的 “单胺假说”,并为研发氯胺酮的替代品、避免其成瘾等副作用提供了新的科学依据。同时,该研究所鉴定出的NMDAR、Kir4.1钾通道、T-VSCC钙通道等可作为快速抗抑郁的分子靶点,为研发更多、更好的抗抑郁药物或干预技术提供了崭新的思路,对最终战胜抑郁症具有重大意义。Science、Scientific American等期刊对该工作进行了新闻报道,称“这是一项惊人的发现”。

  2018年,中美经贸关系呈现紧张局面,贸易争端不断升级,超出了2018年年初各方的预期。“实际上,中美经贸问题,不是一个贸易摩擦和贸易摩擦升级的问题。美国的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贸易竞争和博弈后面。”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陈文玲分析认为,中美贸易战其实包含了五个层次:第一层次是贸易之争;第二个层次是制造业之争;第三个层次是高科技之争、金融之争;第四个层次则是国运之争、发展道路之争;第五个层次是人类命运和世界发展前途之争。